[司レオ]我的leader总喜欢作死怎么办

CP:朱樱司x月永レオ

※做的梦而已,不要当真。
※抽风吗犯病吗放飞自我吗大兄弟x

月永レオ摔坏了腿。
美名其曰在寻找inspiration的路上迷失了方向其实就是一时脑抽爬到树上去不小心摔下来了。

knights演出在即队长突然摔坏了腿这件事情真是让人头疼,平时不参加knights的训练也就算了居然还爬到树上去,这leader是准备上天啊。朱樱司越想越可气,于是他怒气冲冲的去了医院,本着看望的目的想要训月永レオ一通。

他大力的推开病房的门,却看见自家leader正悠闲自在的靠在病床上一面哼着歌一面在手里拿着的小本子上写写画画些什么,旁边是他的妹妹月永るか正怯生生的看着突然闯进医院的朱樱司...

  2017-07-23 0 9
 

爬墙如飞一般

#假如安哥的信息素是酒的味道#

雷狮在安迷修的身上嗅了嗅,有些疑惑的开口「你喝酒了?」

安迷修被雷狮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抖,他向后缩了缩,却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抵在了墙壁上。他想要推开雷狮,可雷狮身上的酒气与他的信息素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熏得他晕头转向,他的身子也在跟着发热,冰冷的墙壁并没有帮助他降低体温反而不断刺激着他愈发敏感的身体让他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他想辩解自己没有喝酒,可大脑却浑浑噩噩的怎么也不听使唤,到了嘴边的话语全部都变成了刻意压低的喘息。

他觉得自己确实是醉了。

「怎么不说话啊,安迷修。酒量这么差啊。」

他不知道雷狮是否已经察觉到了他其实是个omega,也不知道他醉醺醺的问出...

  2017-07-15 4 56
 

#一个没补完的脑洞#

凹凸大赛的赛场上只剩下了金和格瑞两个人。

嘴里哼着歌的金发少年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前面,开心的仿佛和格瑞一起玩耍的日常一样,看不到有一丝负面情绪掺杂在其中。
走在后面的格瑞却停下了脚步。

他知道,这个比赛只能胜出一个人。
他不知道金是怎么活到现在的,或许是逐渐成长起来的实力也或许是好到出奇的运气,但他对此感到十分的庆幸。因为现在的他,可以为了谁而去死,而不是一个人孤独的活着。

「怎么了,格瑞,为什么不走了?」

少年转过头,好奇的看向了格瑞。
格瑞盯着他,没有讲话。

「我知道了,你在担心凹凸大赛最后的胜者吧。不用担心,你就是赢家哦。」
「……为什么?」
「因为我,就是创世神...

  2017-06-28 4 34
 

[策轩]一段光阴

CP:吴羽策x李轩

※最近去x市游玩颇有感慨x
※假设策爷不是x市人。

吴羽策刚来虚空的时候是非常不适应x市的环境的。
上一秒还晴天下一秒就瓢泼大雨的变化无常的天气外加极大的早晚温差让他刚来的前几天就感了冒,本来就话不多的他戴上了口罩之后显得更加抑郁了起来。

那个时候的李轩对于一个刚来虚空就和自己玩一样职业看起来像是要抢自己饭碗的人是没什么好感的,但毕竟自己是队长,名义上的关照还是要有的。他带着这位新人熟悉着虚空内部的同时也不忘提醒他这段时间x市天气基本就是春夏秋冬随机播放任性无比,一早一晚别忘了增添衣物,感冒了哪里哪里有药店,你买什么什么药可以康复的更快,如果有什么困难我带你去也行。
吴羽策...

  2017-05-18 1 36
 

[咲瑚]超自研日常愉♂悦的一天

CP:凤咲夜x天王寺瑚太朗

※相信我一个人也可以撑起这个tag。
※上一次写这对儿是四年前,想不到还有重拾旧爱的时候。
※今天罚抄im也没抽出五星宝寺,冷漠。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风祭学院的女生校服设计的十分好看。
类似于公主裙一样的款式,粉嫩的颜色和装饰的蝴蝶结凸显了穿者的可爱,相比起普通校服略有紧束的上半身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了穿者的完美身材,袖口和下身采用了百褶的样式让人少女心爆棚,裙子与当下最流行的黑色过膝长筒袜配合在一起刚刚好遮住了重要的部位却又漏出了一点点光洁白皙的大腿,在百褶的映衬下简直就是一种若隐若现的朦胧美。比如现在——
天王寺瑚太朗正绝望的捂住自己的脸自暴自弃的站在超自研的同伴们中间进...

  2017-05-16 0 0
 

[流师?]论如何攻略一只修炼千年的npc

CP:流浪子♂x师匠

※性转而且有擦边球!!请慎重点进!!
※五年前玩这个游戏的时候我就对师匠有非分之想x

流浪子对天发誓,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纯属是个意外。

他那天在梦世界赚了好多钱,索性就去小酒吧大喝了一顿,和往常一样被酒吧的老板给丢了出来,这次却不巧被传送到了宇宙迷宫。

说起宇宙迷宫,就是那个一脸高冷生人勿近的师匠常年居住的地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流浪子以为他和其他梦世界的npc没什么两样不过是个长得有点帅的背景板而已,可这个背景板竟然默默无闻的替路痴的他不厌其烦的指了好几次的路,这让在这个硕大的梦世界里无依无靠孤身一人一面收集道具和壁纸一面还要躲避魔女姐姐追杀的流浪子没由来的有些...

  2017-04-30 0 0
 

#一个大逃杀的段子#

仁兔抱紧了身上沾满血污扑在自己怀中啜泣不止的后辈,安抚性的轻拍着他的背一如往常。

「我是他们的队长,他们杀了人就由我来偿还好了,无论如何还请放他们一条生路。」

斎宮宗将枪顶上了少年的头颅,可他就这样定定的看着自己,不躲闪不逃避,那双沉静眸子明澈的仿佛能映出此刻颤抖不已的自己,一如当初被拉下神坛的帝王,无比滑稽又丑陋不堪。

「你……走吧。」

最终斎宮宗收起枪支背过了身去,他见不得那样灼人的目光,那样的决绝却又淡然,似乎只要能让他的后辈活下来,他的生死他的一切便都无关紧要。

斎宮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不要再让我看见你。」

他知道,这场生死游戏,是他输了。仁兔是一...

  2017-03-26 0 11
 

说好的凤鱼小清新

#我觉得我有猫病x#

大凤喜欢大青花鱼,这在港区已经不算是秘密。

可这件事唯独大青花鱼不知道——她在生前有着十分辉煌的战绩,被她击沉的船夸张点讲那叫数不胜数,她根本不知道有人会在吃了她的鱼雷之后还会喜欢上她。这可就苦了大凤一个人[船]天天晚上抱着从提督那里偷来的铝串串坐在海边盯着水面吟得一手好诗,看的其他航妈是好生着急。

妇女之友列克星敦时常教诲大凤,喜欢一个人[船]就要说出来啊,不然万一哪天被提督发了戒指可就是白学现场了。
大凤感慨,我这被击沉了还喜欢人家,太丢人了,说不出口哇。
人家都不知道你是谁了怎么会可能还会记得这一码事儿啊。
不不不,大凤严肃的说,我是怕她一激动控制不住情绪再把我搞沉...

  2017-02-14 3 13
 

两个山海小段子

#纣王和大师姐的谈人生时间#

雪霁草原。

她拎着两坛酒在少女身旁坐下了,她把其中一坛丢在了少女面前,也不在意她会不会陪她喝酒便掀开另外一坛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有浓郁的酒香在两人之间蔓延着。

“怎么,想家了?”
“贯月舟就是我家啊想什么,只是……有些怀念当年作妖的那段自由自在的日子了。”

“也是,我当年身为一国之君,能倒曳九牛,抚梁易柱。率军征伐,平定徐夷,扩展江淮,一统东南。全天下若有不敢服从者必诛之,社稷美人唾手可得,酒池肉林应有尽有,别提有多风光了。”
“嗨,你那还不算什么,跟你讲我当年可是威风凛凛的齐天大圣,我闹天宫偷仙丹盗御果,横扫十万天兵。七方妖魔与我结为兄弟,四海龙王为我上献武器...

  2017-01-30 0 2
 
 
|1
|2
|3
|4
|5
|6
|7
 
 
 
 
 
 
 
 
© Вика | Powered by LOFTER